創業

[創業吃貨早]創業的人就是要有一種要爬的都要爬過終點的決心

這不是一篇勵志文,這是一篇創業發洩文。  (上圖:我的堂弟,首單3元吃貨早文宣看到沒。 圖/Fan提供) 如果說我跟其他朋友比起來,我有什麼地方不一樣,唯一的不同,大概是我個性真的太像蟑螂,除非我想死,不然我很難死。 這部份所建立出來的挫折忍耐度,現在回頭想想,還是在當兵所建立出來標準,地點是在航特的幹部訓練班,有別於一般的幹訓班,這個幹訓班是訓練出來要來帶特種傘兵的,所以在要求上著極為嚴苛的條件,一般來說50個進入受訓階段,完成結訓的大概只會有10幾人,我那一個梯次就是12人結訓。從早上五點到晚上10點,完全處於一個瘋狂的狀態,晚上面對牆壁看著那個灰色的牆,我至少有不下10次想要翻強而過念頭,面對的收假看見的那個鐵柵,我至少有10次想要逃避的念頭。但受訓內容也就不再詳述,只是現在每次想到過著辛苦的日子,我只要對應到當時的任何一天,我就會嘴角揚起微笑,告訴自己『還差著遠呢!』會提出來是,幫助吃貨早走過初期的融資的,就是我當兵的兩位學長,也許是因為是這種情感,他們才願意讓我在沒有任何營運數字的情況下,就丟下不小的一筆錢,讓吃貨早撐到今天。 創業,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,單純只是我比較想要做自己想做的『事業』大於做別人的事業,但絕對不是我比較想要做自己的『事』大於做別人的事,基本上這是有本質的差異。如果你是因為受不了目前的現況而離開而創業,那其實你也很容易受不少創業所要吃的苦而放棄,真的,我看多了,因為創業圈就這麼小,每年一次聚會就像是80歲參加的同學會,每年都會少一些人,但是通常都還是看的到的那些人,其實不要說他們了不起,這樣很像誇獎我自己,但是這批人,我覺得就算世界快要末日,他們應該還是有本事撐到最後一刻鐘。 我朋友常說我放棄原本舒適圈,不是很聰明,幾年前我應該一律的回答就是『我只是在尋找更舒服的舒適圈』,但現在我的回答就不會是這樣子了,人太渺小了,很多時候,你會覺得自己異常清醒,但其實你是跟著世人一起沈睡了。我不願意就這樣沈睡,我想我現在31,人生顛峰在怎樣了不起就是再30年,換算下來大概是1500週,剩下的時間就這麼多,我想要再這段時間內保持在體制外的清醒,那我就不能聽大眾的意見,我得去聽我自己心裡面所相信的聲音,因為每一秒鐘,我都在緩慢的舉起我的腳,踩進那個棺材裡面,而最終你還是得自己走。 我沒有任何背景,家裡是單親,小時候是奶奶養的,媽媽是靠洗一顆頭120元台幣(20年沒漲價),把我養大的。我頭腦也不是很好(呼應上面),勉強念了間國立大學(真的超級勉強),差點被21,但還是有驚無險的畢業了,出社會第一份工作是領了火熱熱的22k,主管覺得我不錯多發給我3k,加上自己辛苦一點的家教,勉強到了35k左右還可以的生活,到了25歲,我是公司裡面最年輕的經理(後來有更優秀的同事也當上刷新記錄),薪水變成了22k的兩倍多。後來第一次創業了,是間網路行銷公司,這間公司嚴格來說不會有所謂的成功或不成功,就是緩緩的走著,到現在有客戶已經是走到第四年合作,近期還會有更大的案子要走,在服務客戶過程中,公司也第一次做了海外的案子,是一間香港的上市公司,中國汽車領域大概排名第10名左右,跟夥伴聊聊後決定到上海試試水溫,我到那裡擔任大數據總監,那時候我29歲,談好的條件是配車配房司機跟一年8張來回機票,加上月薪大概是22k的快10倍。 或許我在別人眼中已經變成所謂的人生勝利組,但其實我常常沒有錢吃飯(這是千真萬確),因為我永遠都是投入創業,其實有時候想想很累。那時候吃貨早初期的事業就是從那個高級公寓(月租金20,000元)展開,那時候我每天早上車子來接送我,到門口警衛室會跟我敬禮,到公寓樓下還會幫我開車門,後來我早上自己去送早餐,騎著所謂的電瓶車(一般來說在上海騎電瓶車是農民工很容易被看不起),去同個高級公寓外送早餐,那警衛大聲喊我要幹嘛耶!我說外送,還要看我的外送對象,馬的上禮拜我還在這裡我揮著手你就幫我開門,現在你瞬間變臉不認人。我弟就問我說,會不會覺得很丟臉,我只是回他:『很多時候你覺得你的臉很值錢,但是,你只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,根本沒人在意你。』做好自己認為想做的事情就好了。 吃貨早最珍貴的資源,其實不是客戶也不是這個平台,是這個團隊,就這樣說吧!這個團隊就算不做吃貨早,其實做任何項目都還是有機會成功,這些夥伴,拿著少少的股份,根本不算薪水的零用錢,因為沒錢大家幾在一起睡大通舖,早上五點起床,晚上12點才睡覺,一個禮拜運氣好就一天休息,這就是吃貨早現在每天的日子。這幾個核心團隊,我老實說,真的沒有一個人在台灣領水會低於10萬台幣,但是在這邊就是一律一口價1萬元台幣,他們跟隨著就是一種信念,由我這邊所延伸下去的信念,一種吃貨早有能力去改變世界的信念:『分享經濟使用閒置廚房,降低對實體店面的依賴,遏止租金提昇,降低貧富差距』所以我一兩年前有說過『網路,其實是窮人的土地』,就是這個概念。老實說,吃貨早還是有著很大的機率會死掉,不論是在哪個階段,所以我也不會對團隊去劃所謂的大餅,因為大餅是需要讓他們自己來感受到,我唯一可以承諾的是,吃貨早我是第一個踩進這戰場的人(還是愛人同志),那我也會承諾大家,我也會是最後一個離開這個戰場的人。 創業其實會遇到很多困難,大概在半年前,我們團隊都是在路邊做地推任務,對,你沒看錯,這邊的警察城管都說從來沒看過台灣人發傳單,這邊發傳單的都是外地來這邊打工的,一般都來自窮鄉僻壤的地方,所以他對於我們是台灣人自己來發傳單感到非常吃驚,出發點很單純。『i need to feel the air』,這句來自星際效應裡面Cooper開太空船要降落時候Tars機器人不是問說要不要關掉,Cooper說『i need to feel the air』。沒錯,我需要讓團隊去感受到市場的氣流,我知道我們弱勢是什麼,那我就要想辦法讓他變成我們強項。我們發傳單有過被城管追,有過被城管騎車直接搶,夥伴狼嗆跌坐,最嚴重的一次,他們動手搶我們東西還推了我們的人,我失控整個抓狂衝到城管辦公室去找他們老大,然後沒兩句就抓住對方領子但沒有動手,結果我們被送進去了警察局,還被隔離偵訊,我記得很清楚,我這輩子第一次被上銬在那種偵訊椅上面,我當時很激動,說我沒有犯罪,是你們城管搶了我們東西,憑什麼要上我銬,我被警察局的局長,整個掐著脖子,壓在桌上,你有沒有搞清楚這裡是中國。唉,年輕人終究是太衝動了! 很丟臉嘛?其實不會,只是當下冷靜下來在那邊耗了一整天,外面夥伴拼命想著要怎樣把我弄出去,我們回頭想想這件事情,『爭贏了又如何,你還是輸了』,這就是那天給我最重要的一堂課,一堂一萬元人民幣的課,這張罰單其實很值得,至少對我們團隊來說。 對於未來,我也沒什麼可以說的,因為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,吃貨早也沒有成功so far,只是很謝謝這樣一路走來幫助過我的人,這不是一篇文章寫道最後的公關感謝,而是真的『謝謝』,真的謝謝,真的真的,因為對於我來說,我的人生並不屬於我的,是身邊這一幫人幫我打下來的,他們一路上陪伴我打拼闖過一關又一關,有錢的幫我出錢,沒錢的幫我出力,沒錢沒力的就在旁邊真的給我加油打氣。如果沒有這些貴人,我早就不知道死到哪裡去了,真的! 什麼是創業,像鄭和下西洋那種就不算創業,沿著海岸線,其實就只是資源比較多(整個國家資源),然後這樣穩穩的去穩穩的回來。真正的創業是什麼,是1493年哥倫布整個從歐洲往未知的大海航行,你要去想像那時候在港口要出航時期,你在站旁邊想像當時的社會氛圍跟科技水平還是在地球是平的,海的盡頭是懸崖的水準,然後平均生命大概只有40歲,沒有導航,天氣預報,就這樣衝了耶!!那才是真的的創業阿!!!那個是用生命來創業的!! 所以我每次聽到有人拿鄭和下西洋來跟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比,拜託,你刪我好友吧!我受不了了! 今天天氣真好,寫這篇來紓壓一下,明天要繼續拼!未來如果小孩子你有想過讓他創業的話,不妨小孩子可以多生幾個,很有用的!(文by Fan  2016.3.12)   作者:Fan樊彥忠  吃貨早創辦人/讀人俱樂部 合伙人 關於「創業吃貨早」:Fan將分享他創業的心得與點滴,送給一樣在創業路上熱血奮鬥的年輕人!   Since 2005 讀人俱樂部 自學-學習從自己出發– www.rpeople.com.tw